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听不到旋律,他们用这支舞“述说”内心世界

信息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22-05-17 字体: [大] [中] [小]

  轻柔的音乐响起,舞台上,27名身穿蓝紫色演出服的舞者时而聚拢,时而四散,身体起伏,似月下海浪般涌动。舞台四角,各站着一名指挥者,随着音乐节奏,用手指比出数字1234

  这场名为《潮涨潮落》的舞蹈,日前在全国级汇演中摘得桂冠。难以想象的是,台上的舞者,都是听力障碍人士。4位指挥者既是手语老师,也是舞者们的“耳朵”。

  来自广东的舞者们,为这场表演,经历了期待的反复落空、排练的困难辛苦,但最终,舞蹈化为他们的声音,述说出他们无声但精彩的内心世界。

  波动现场演出被取消

  编排这支舞蹈的广东省残疾人艺术团于2011年正式挂牌成立,演职人员大多来自全省特教学校的教师及学生,包括听力障碍、肢体障碍、视力障碍等类别。

  比赛节目录制前,舞者们在化妆

  4年举办一届的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是他们心中的艺术界“全国残运会”。广东省残疾人文化体育与康复辅具中心艺术部工作人员冷妍介绍,这是全国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残疾人艺术盛会,为了在汇演中呈现出最好作品,艺术团2019年就开始招募舞者,开展编舞、排练等工作。

  广东省残疾人艺术团于2011年正式挂牌成立

  在广东歌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陈军的编排中,《潮涨潮落》是一支群舞,没有具体的主角。舞者们通过转圈、摇摆手臂等动作来呈现出海浪的动态,同时也折射出每个人在面对不同经历时,内心情绪的起伏变化。

  “或许在一些人眼中,残疾人比健全人多了一些不幸,但我不这样想。”陈军说,残疾人一样能拥有精彩别样的人生。

  艺术团招募来的舞者,一开始也个个信心十足。

  按照下发通知,第十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将于20218月下旬举行。没想到受疫情影响,在即将前往参赛的几周前,艺术团被告知汇演将延期。

  同年11月初,现场演出又被调整为由各代表队自行录制保送节目视频参演。

  不断的延期,到最后甚至直接取消了现场表演,这让舞者们的情绪有了波动。

  热爱舞蹈带来克难勇气

  “到底还能不能参加比赛?”

  “排练还要持续多久?”

  ……

  又一次排练时,舞者们一个个泛起嘀咕,焦虑的情绪在队伍里蔓延。

  团队里的“领头羊”庄文洁对此感同身受。“队员们来自各地,都是为了这次汇演才相聚到这里。”庄文洁打着手语告诉记者,团队中很多人在集训时间外,都有自己的职业。

  有的在市残联下属的就业中心上班,有的在文化馆当舞蹈辅导老师,有的是包装公司员工,每天上班都要做手工包装……为了这次汇演,大家都是请假赶来集训,投入了相当多的精力。

  此外,不同的性格、表达方式、生活习惯及参差不齐的舞蹈水平,也加大了队员们的磨合难度。

  曾演出过《千手观音》,有着丰富舞蹈经验的庄文洁,和手语老师们一起想办法,让团队提高凝聚力。

  集训的时候,手语老师和舞者们生活在一起,每天训练结束后,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做游戏、冲咖啡。

  每天排练后,指挥老师会与舞者们聊天谈心

  “我有时候掌握不好在什么时候换动作。”一名舞者打着手语抱怨。

  “你如果看不到我指挥,你就看旁边的队员。”手语老师笑着安抚。

  庄文洁也向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她天生失聪,听不到声音,但小时候在汕头市聋人学校里,看到学生们跳舞,瞬间就被迷住了。小时候,她父母工作辛苦,身为大姐的庄文洁,边写作业边做家务,白天上课,晚上学舞,回到家里经常是十一二点。“但舞蹈带给了我快乐、勇气和自信,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我都会像练舞一样坚持下去,克服困难,在舞蹈中感受快乐。”

  排练结束后,舞者与指挥老师们的欢乐时光

  对舞蹈共同的热爱被激起,队员们再次全心投入到每一次排练中。

  感知用手触碰声音的模样

  听障人士常用词汇约3000个,遇到成语或相对生僻的词语时,有的听障人士看手语也很难理解。那么遇到编舞的专业术语怎么办?

  舞者在看手语指挥打出的舞蹈指令

  “我们靠着经验,把这些生涩的语言,努力变成他们能懂的语言。”手语指挥之一、原广州国际残障人文化交流中心舞蹈项目负责人蔡杲说,每次集训时间非常有限,节目编导会先教舞者们动作,手语指挥再根据音乐节奏,用手语向舞者们解释拍子。

  最难的是情绪部分。听不到音乐,又如何理解音乐中的情绪,进而用舞蹈传递给观众?

  手语指挥打手语向听障舞者们传递音乐节奏

  广州歌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张玲说,她让舞者们用手触摸音响,音波的震动,让舞者们对声音的模样和情绪,有了触觉的感知。

  “如果说作品是很积极阳光的,老师的身形状态首先要挺起来;如果是大气磅礴的音乐风格,我们的动作幅度就要很大。”蔡杲坦言,手语指挥对作品的理解及音乐情绪的掌握十分重要,自己也需要全身心投入到作品所表达的主题中,才能将正确地情绪传递给舞者。

  另外,针对特有的情绪,还有别样的启发方式。

  在另一支舞蹈《与你同行》里,庄文洁饰演一位妈妈,但生活中她还没有当母亲,很难找到这种情绪。

  “新晋母亲”蔡杲在了解了她的经历后,建议她将舞蹈节目中的孩子,看作是童年的自己。“自己的切身体会最能打动人,她疼惜曾经的自己,一下子就抓住了情绪爆发的点。”同时,常常把自己不满2岁的宝宝带到排练现场与庄文洁相处,让她找找做母亲的感觉。

  在张玲看来,由于听不到音乐,听障舞者们有着更强的专注力和观察力,也更加珍惜每一次上台的机会。“有时候我们排练得太投入,一遍一遍地练,忘记了休息,这股劲儿能让他们克服一切。”听障舞者们身上的韧劲、努力的状态,让张玲非常感动,一次次排练中,情到深处时,她与舞者一起动情落泪。

  舞台四角是手语指挥

  最近,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结果公布,广东收获满满,器乐类作品《火舞》、舞蹈类作品《潮涨潮落》、戏曲类作品《牡丹亭之幽媾》均获评一类节目。

  但张玲觉得,参加比赛的目的不只在于领奖,她更想让大家看到残疾人拼搏的精神,从他们的舞姿“述说”里,感受到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