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 点

2020-03-19 | 作者:钟霞瑛 | 来源:韶关乳源残疾人联合会康复中心特教
字体:

摘要: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泪点为何总是那样的低?除了偶尔会如林黛玉般顾影自怜外,即便看见流浪的小猫小狗,都会让我好生心疼,更别说看见街上行乞的流浪者了。

  一直不明白,自己的泪点为何总是那样的低?除了偶尔会如林黛玉般顾影自怜外,即便看见流浪的小猫小狗,都会让我好生心疼,更别说看见街上行乞的流浪者了。

  眨眼间,一年又将过去了。手机里时不时的“叮咚”声总搅扰着我难得的好心情,每天看着新型冠肺炎的消息,莫名的不安渐渐袭上心头,一种不祥的预感——非典的情景有可能要重演。

  武汉封城了。国家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事态的发展似乎比自己预想的还要严重。

  病毒在肆虐,禁足宅家取代了探亲访友,口罩成了最抢手的的物品,全国各地大街小巷联防布控,封城、隔离、设立关卡。为响应号召,配合社区对各个片区进行入户排查宣传,全县各机关单位党员干部都纷纷加入了抗疫的队伍,然我不在队伍之列。

  见名单上没有自己名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很庆幸,还有点小窃喜。可是,心中的小窃喜刚一闪,脑海即刻就被那些来自四面八方、各行各业的最美逆行者所熏染。

  回想自入党以来,感觉“共产党员”这词,就好像只是一个称呼,就是按时交纳党费,每年的七月一日,党员们或小聚一会儿,或参观一下红色革命基地,接受党的教育。不曾想,自己的有生之年也会遇上这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有那么多临危而上、逆向而行的英雄。看着各个路口身穿红、橙、绿等各色马甲,胸佩党章的志愿者们不顾个人安危,迎着寒风冷雨蹲卡排查的身影,一股崇敬之情不觉油然而生。我感动、我哽噎,我泪眼模糊,却又找不到什么华丽的语言去描述这群和平年代中最可爱的人。此刻,我才真正领悟入党誓词中“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向领导请战:“如若还需人手,就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而后,我将自己向单位领导请战当志愿者的事告诉了正在嬉闹的父女俩,然后眀里暗里把家里的琐事、重要证件及密码等都交代一番。

  憨厚老实的丈夫开始有些不淡定了,不时地对我说,“你说这些有啥用啊?你不老讲我笨吗?告诉我也记不住啊!倒是你,入户时切记带好口罩来啊!”女儿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双眼擎着泪花,抱着我说:“妈妈,钟南山爷爷说了,这段时间不能出门的。”我亲了一下女儿的脸说:“傻瓜,没事的,妈妈会保护好自己的,妈妈是党员,党员就得起模范带头作用的呀!再说了,消灭了病毒,你们出门在外,家长们就不用担心了呀!”女儿偎着我,懂事地点点头:“嗯,好吧,那妈妈一定要带好口罩哦!”

  在抗疫的日子里,每每看见站岗执勤的志愿者,都会让

  我有种战友般的亲切感和神圣的使命感。我有一个伟大的母亲——祖国,我为生长在这片土地而自豪!在祖国遭难时华夏子孙都会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临危不乱、共克时艰。

  盘查、测体温、登记、宣传,让我认识了许多热情、善解人意的街坊。无人出入时就看看新闻,然后任由一则则感人的新闻戳着一触即破的泪点。虽说每天的工作很单调,但却让人感觉责任重大,累并快乐着。

  在值守的日子里,我终于寻解到了答案——“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国在家就在,家在人就安!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