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自强助残

助残脱贫小康路系列报道|半个人

2020-11-10 | 作者:钟霞瑛 | 来源:省残联
分享:
字体:

摘要:近日,广东省残联组织的“助残脱贫小康路”采访团来到乳源瑶族自治县,探寻曾国华背后的故事。

  近日,广东省残联组织的“助残脱贫小康路”采访团来到乳源瑶族自治县,探寻曾国华背后的故事。

  乳源瑶族自治县乳城镇新兴村委曾屋村,住着“半个人”,名叫曾国华。在他两岁时,因当时医疗条件还比较落后,母亲得了水肿,没有及时救治而离开了人世。

  2020年8月30日上午,我们就和蜗牛公益的志愿者杨雄伟、邓莹丽等人来到了乳源县东坪镇东田村委会牛围山拜访传闻中的“半个人”,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曾国华从小听话懂事,17岁就出来打拼了,开始是做木材、煤炭生意;26岁开了家饭店;31岁便与人合伙在深圳开了间酒店,负责大堂管理。

  1995年,因脑梗阻住院,医生建议做开颅手术,后因检查心脏有问题,只能保守治疗。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曾国华后又因一次感冒引发肺炎而住院治疗,就在住院期间,他从床上摔了下来,而后便成了植物人,经过半年治疗后才逐渐苏醒,可他的左半边上、下肢体已全然无知觉,瘫痪在床。从此,曾国华比之前多了一个证——二级肢体残疾人证,人却比之前“少”了一半,成了“半个人”。他的生活也因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在他最需要家人陪伴、照顾的时候,曾国华的妻子跟他离了婚,带着两个儿子离他而去,至今下落不明。遭受身体与情感双重打击的曾国华,伤心欲绝,拖着半边残废的身体,继续经营他的酒店。

  也许是心情还没有平复,缺乏法律常识的曾国华因一时冲动,于1999年某一天,召集几个人,将欠他钱不肯还的无赖痛打了一顿,结果把对方打伤,而后又把他家的财物强行抢走以作抵债。殊不知自己这样做已触犯了法律,最后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

  服刑期间,在狱警的帮助下,他重新振作,改过自新。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一有空就学习,劳作之余还坚持写文章,发表在羊城晚报、省监狱报等报刊上。因各方面表现良好,于2009年提前释放。出狱后,曾国华靠着能活动的右半边身体,出租三轮摩托搭客以赚点生活费。

  2010年,他七拼八凑跟亲朋好友借了点钱,买了二十多只羊搞起了种养。眼看生活有了点起色,可是命运却好像总喜欢跟他开玩笑似的,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5年1月,曾国华的心脏病发作了。那一年,他一次性进行四个手术:心脏搭桥、搭支架、瓣膜修复、心脏清血,最后,曾国华终于撑了过来(他的主治医师说他的手术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可也因此花光了他的所有积蓄,生活也愈发步履维艰了。他没有因此而气馁,每当别人看见他胸口那道长长的疤痕,就跟他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和别人打架留下的“军功章”,曾国华都会笑答:“哪儿的话,这是一条拉链,里面装着的可是价值30多万元的机器呢!”

  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不堪重负的他,虽曾经也想过“死亡”,可当想到有那么多热心人帮助自己,政府那么关心自己,想到“人生本来就似一场戏,即便无人鼓掌,也要优雅谢幕,那样才不枉别人的一片苦心和自己曾经的认真付出。”这句话,于是,曾国华便收起了轻生的念头。

  手术后,曾国华更加坚定了勇于向命运挑战的信念,继续踏上他的艰难创业之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曾国华被评为乳源县创业示范带头人;2016年加入了乳源瑶族自治县淦华养殖专业合作社,在网上交易,最多的时候一天可卖出三百多只鸡,同年,曾国华被评为东坪镇先进个人称号;2017年被评为农业科技培训优秀干部;2018年被列为精准扶贫户、低保户。他自强不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政府帮扶,在乳源县东坪镇东田村委会牛围山,承包了14325亩山林,围绕农业及旅游两大优势,搞起了瑶乡农业生态种养项目,将其打造成农业种植、生态养殖、旅游观光、文化创意于一体的综合性产业园,他也被评为东田开发区农业推广先进分子。

  然而,2019年的一场猪瘟,曾国华的猪圈也未能幸免,一下就死了36头猪,损失20多万元,他又陷入了连买盐的钱都没有的艰难境遇,57岁的他更显苍老了。

  尽管每个月还要进行心脏复检,每次都要花费三四百元;尽管每天靠“华法灵”控制血液粘稠度,然而,不愿屈服于命运的曾国华,依旧拖着残缺身体,早出晚归,奔走于山野间:种竹子、喂猪、喂鸡、放羊,砌猪圈,搭雨棚。他经常对别人说:“人残心不残,风雨再大也不怕;心若残,人不残一切还是白搭。”

  为了能节约资金,行动不便的曾国华仍然用他那半边身体与命运相缠斗,忙前顾后地干活,别人也许只需三两个小时就能完成的活,他得花上一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如搭雨棚,为了达到最大限度的隔热效果,他独自一人,先把长8米,宽1.05米的大铁皮瓦扶起斜靠墙上,然后再慢慢爬上屋顶,小心翼翼地把铁皮瓦一点点拉上去,盖好一层铁皮瓦后,中间再铺一层泡沫,上面又盖一层铁皮瓦,用螺丝将三层瓦顶固定,最后用电焊把铁皮瓦焊紧。这一套“程序”下来,他已成快散架的“汗人”,如此等等,但凡自己能独立完成的,即便用蜗牛般的速度,他也毫不言弃。

  一个人的日子里,曾国华经常忙得早餐、中餐一起解决,或啃啃包子填下肚子、吃个泡面就是一顿。曾国华常常一干就是凌晨一两点,临睡前还要再看两篇文章,一天的劳作才算完结。如若实在需要别人帮忙的,他都尽量请残疾人帮忙,隔三差五的,曾国华还得用他不灵活的身体,骑上三轮摩托车到距离农场十多公里远的侯公渡镇上去买饲料。

  在政府的帮扶下,2020年,曾国华种植竹笋二万棵,喂养了30多头猪、两百多只鸡、一百多只羊,还有二十多箱蜜蜂,规模收入预计年度净利润达50万元,终于摘掉了贫困的帽子......我问他:“您最难忘的是什么?有没有恨过谁?”他说:“我最忘不了的是政府对我的帮助。自己曾经蹲过监狱,可是社会没有抛弃我,我已经是‘半个人’了,我没有理由去恨谁,只想着以后能够把农场扩大,然后把农庄盖起来,猪圈里至少有50头猪以上,然后请一些残疾人帮忙,尽自己的一份力为更多的残疾朋友解决就业问题,不要拖政府的后腿,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临走时,曾国华表示,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搞一个光伏发电(系统),种灵芝、山桐子,带动一批残疾人创业,为他们排忧解难,为国家出一份力,报答党和国家十年的挽救之恩。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