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自强助残

特教老师徐小亲:孩子都是纯洁无瑕的我们只是“抹灰”的清洁工

2019-10-17 | 作者:记者林毓瑾 通讯员王烨 | 来源:深圳新闻网
字体:

摘要:“徐老师好,我们回来看你了。”几天前,元平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徐小亲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她带了9年的学生,在毕业后又返回学校来找她了。

  图为特教老师徐小亲。

  图为徐小亲与学生们一起做游戏。

  “徐老师好,我们回来看你了。”几天前,元平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徐小亲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她带了9年的学生,在毕业后又返回学校来找她了。

  “我是误打误撞来到元平特校”说起与特殊教育的缘分,徐小亲有点感慨。2001年,徐小亲毕业于深圳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恰逢元平特校正在招聘老师,向来仗义的她,陪着两位好同学一起来元平特校面试,“本来是好朋友要我一起来壮壮胆,哪知道第一次走进学校,就被元平特校的颜值深深吸引了,而且学校正是需要老师的时候,于是,我就决定也留下了”。就这样,徐小亲与好朋友一起进了元平特校,并从此与特殊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

  到元平特校之后,徐小亲先是在自闭症班当辅教。虽然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自闭症孩子,但徐小亲努力让自己迅速进入角色。“一开始我也碰到不少棘手的难题,但我都会想方设法去解决它,毕竟办法总比困难多嘛!”说到这里,徐小亲自信满满,很有一股大侠风范。刚好当时的班主任是邓永兴老师,他是深圳自闭症教育开拓者之一,经验丰富,教学方式活泼多样。徐小亲说邓永兴老师给了她很多指导,“邓老师是一位很棒的师傅,这5年的辅教工作让我受益匪浅!”

  信任,让孩子爱的世界里成长

  辛勤的汗水浇出了美丽的花朵。在徐小亲的努力下,不少学生从抵触到接受,再到最后充分信任徐小亲,并在徐小亲的引导下,取得不俗的成绩。如徐小亲带过的学生永烈(化名),刚来学校的时候,他非常不合群,恐惧与他人交流,不喜欢说话……但徐小亲经过接触后,发现永烈还是有交流欲望的,她细心温和地与永烈交流沟通,帮助永烈熟悉环境,树立自信。慢慢地,永烈对徐小亲没有了戒备心理,笑容也多了起来。最后,虽然永烈因为个人原因转到了听视障部学习,但他还是非常依恋徐小亲,上学放学的时候,经常要过来跟徐老师打招呼。“被人需要的感觉非常美好,我就是因此爱上特殊教育的。”

  由于工作需要,徐小亲从康复教育教学部调到了智障教育教学部,教育的对象也由自闭症孩子转为智力障碍的孩子。

  唐氏综合征的孩子一般比较倔强,而小花(化名)是徐小亲见过最倔强的孩子,她还容易感到恐惧。“刚开始的时候,只要大一点声音叫小花的全名,她就会缩成一团,不停哭泣。”徐小亲仔细观察,并及时跟家长深入沟通。徐小亲发现家长有时为了吓小花,看她一不听话,扭头就走,跟小花“玩消失”。这无意中增加了小花的恐惧感。针对小花的情况,徐小亲先是在小花哭闹的时候,允许她不参加集体活动,并在别人都出去后,留下来陪伴小花。为了不对小花造成二次伤害,徐小亲在陪伴时,无论自己要去干什么,都会轻轻地告知小花其去向和归来时间。“小花,徐老师去厕所,一会儿就回来。”“徐老师要去交个文件,你陪我一起去好吗?”……经过耐心的陪伴和引导,小花开始信任徐小亲,徐小亲说一些批评的话,小花也能平静接受了。小花的家长在徐小亲的提醒下,也开始调整交流方式,更加接纳小花。徐小亲也及时把孩子的点滴进步告知小花的妈妈,孩子的可喜变化让做妈妈的很开心。

  现在,小花在元平特校职教部学习客房服务、插画等技能,表现很不错。“刚来的时候小花走路是低着头弓着腰,现在都是昂头挺胸的。”徐老师站起来,很得意地学着小花的样子。

  “无论是永烈、小花,还是其他的孩子,他们好像表面蒙了一层灰,我们能做的就是‘抹灰’的事情,其实他们本身都是自带光彩的。”在徐小亲看来,除却孩子的先天缺陷,他们最缺乏的就是爱,“只要被爱照耀的孩子都会有光彩”。

  规则,让孩子走得更远

  除了情感上的陪伴,徐小亲对这些孩子也提出了要求。“他们能学到的知识有限,我们作为老师,主要帮助他们养成好的行为习惯,言行举止要符合常识”。比如跟人讲话会用“请”“谢谢”“对不起”,垃圾不能随便扔,别人的东西未经允许不能随便拿来吃,离开时一定要告诉老师你要去哪里,老师交代的事情不管有没有完成都要记得回来跟老师汇报,等等。

  徐小亲会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有梯度的目标分层教学。第一步培养每一个学生都能成为“好照顾”的人,即情绪行为稳定平和,能生活自理,不给家人增添过多的困扰;第二步,在此基础上,培养他们成为一名“好家人”,可以帮助家人做力所能及的事,能准备简单的饭菜,自我照顾;第三步,培养学生成为一名“好帮手”,能在家庭作坊或者庇护工场工作。

  按照这个目标,对于1-3年级的孩子,徐小亲主要抓学生常规养成,建立规则意识,培养生活自理能力;4-6年级以游戏为媒介,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7-9年级则重视学生的自我管理,培养他们的生存能力、社会适应能力和交往合作能力。

  “无论是自闭症孩子还是智障孩子,他们首先是人,都有被人尊重的心理需求。”徐小亲这样说,也这样做。她不会以高高在上的态度和孩子对话,面对个头矮的孩子,她会蹲下来与他们聊天。她会站在孩子的角度,做和他们一样的事情,让他们不排斥自己,然后再引导他们按照自己的安排来做。

  米开朗基罗说:一个美好的雕塑其实它本来就应该是那样的,我只是把多余的石块给敲掉罢了。而在徐小亲看来,每个孩子都是一个纯洁无瑕的作品,而她所做的只是把他们洗洗干净,做“抹灰”的工作。对于未来,徐小亲还有很多计划,她准备在下一轮的带班中,让孩子们能够更加快乐地健康成长,“毕竟带了一轮,我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和教训,下一次我相信可以做得更好!”徐小亲还计划把自己在特殊教育中的故事和经验整理出书呢。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