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自强助残

“听障妈妈”力压非洲选手夺金,她是马拉松赛道的真女神

2019-03-20 | 作者:蒲垚磊 |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

摘要:在国内的马拉松赛事上,海外选手常常是领奖台的主角,但也有中国选手能一举斩获冠军。

图为杨春华领奖。

  在国内的马拉松赛事上,海外选手常常是领奖台的主角,但也有中国选手能一举斩获冠军。

  3月17日进行的成都双遗马拉松赛上,杨春华就以2小时46分01秒的成绩率先撞线,力压第二名的埃塞俄比亚选手,夺得了女子全程组冠军。

  而这位冠军,有着不一样的身份。她是一个先天听障跑者,在无声的世界里,她的跑步之路比常人要艰难太多。

  但她没有被厄运所击垮,而是一路跑了下去。她的教练姜华对澎湃新闻记者坦言,“他们(残疾人运动员)的坚持和努力,让我也觉得感动。”

  图为杨春华获得成都双遗马拉松赛女子全程组冠军。

  马拉松夺魁,她创个人历史

        成都双遗马拉松的赛道上,四川宜宾女将杨春华从赛道中匹马杀出。

  当她带着胜利的笑容冲线的一刻,计时器定格在了2小时46分01秒。这一成绩,比来自埃塞俄比亚的亚军选手,快了足足3分53秒钟。

  一名中国选手能站上冠军领奖台,已经足够让现场观众兴奋。掌声和欢呼声从人群中响起,媒体记者也将长枪短炮对准了她。

  直到此时,很多人才发现,这位冠军和常人有些不同。

  当看到杨春华的手语时,人们才知道,原来她竟是一名听障跑者。

  无论是一路上赛道两旁的嘈杂,还是夺冠后观众的呐喊,都难以到达她所在的那个无声世界。

  事实上,这不是杨春华第一次参加成都双遗马拉松赛。2018年她就来到这里参赛,夺得了当年女子全程第五名。

  此番一举夺魁,让更多人知道了她的名字。但其实在跑道上,她已经取得了不少荣誉。

  在2015年的全国第九届残运会上,杨春华就在马拉松(半马)项目上以1小时22分52秒的成绩夺得了T60级别的金牌,而在那届赛事上,她个人就狂揽了三枚田径金牌。

  随后在2017年于土耳其举行的第23届夏季听障奥运会上,她又在10000米项目上夺得冠军,成为了奥运金牌选手。

  除了这些专为听障跑者设置的赛事之外,如今国内越来越多的马拉松赛事也成了杨春华的训练场。

  在双遗马拉松夺冠前,她就曾问鼎过西昌邛海湿地国际马拉松赛的半马冠军。

  图为杨春华领奖。

  从茶厂女工到赛道女王

        由于条件所限,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杨春华只能用文字进行交流。

  对于自己当初为何开始跑步,她已经记不太清,只是不知不觉中,跑步就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由于先天性听力障碍(属一级聋哑残疾),很多平常人可以轻松感受到的东西,对于杨春华来说却难以了解,但即便如此,只要迈开脚步,她也能感受到跑起来的快乐。

  15岁时,她就在宜宾筠连县的全县职工环城越野赛上一举夺得女子第二,引起了县残联的注意,从此之后,她开始进行跑步训练,从此和长跑结下不解之缘。

  很快,她在赛道上崭露头角,在四川省残运会上夺得女子800米和1500米比赛冠军,并打破省残运会纪录,但从省级冠军到世界冠军选手,中间的路相当漫长。

  杨春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2009年从初中毕业,那时她已经19岁。随后,她进入了一家茶叶厂,成了一名茶厂工人。

  第二年,她迎来了自己女儿的降生。工作加上抚养孩子占据了她许多时间,但最终,她还是回到了赛道。

  2014年,她被选到了四川省残疾人田径队,开始了专业的田径训练。

  她的教练姜华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刚入队时,杨春华可以说是“业余高手”水平。虽然有一定基础,但要想在世界舞台问鼎,并不简单。

  提高成绩,唯一的办法只有苦练。一周五天,每天三个小时,每天的跑量多时可达20公里到25公里……杨春华的成绩,是用自己的双腿和汗水跑出来的。

  姜华也说,“她是个很有追求的运动员。所以才能和教练站在一起,去训练提升自己。”  

  继续冲刺,抓住这扇窗不放手

        对于一名听障跑者来说,日常训练远远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正如姜华所说,由于无法通过口语交流,听障人士在理解意义方面也会有一些困难,具体到训练中的各种指示和讲解,就更加事倍功半。

  “很多时候,只能尽量去简化自己的语言,或者用其它的方式来辅助交流。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用文字。”为了当好残疾运动员教练,姜华也去学习了手语。

  如今长年的合作下来,师徒之间才建立了足够的默契,“有时候不用语言,一个眼神或者动作就能起到交流的效果。”

  不过对于杨春华来说,苦的不只是训练场上的任务,也有对家人的思念。

  队伍的训练地在成都,而她的家人包括女儿都住在宜宾,一两个月回一次家,甚至更长的时间回一次家,是她的生活常态。

  偶尔家人会来到赛场见她,不过她也对澎湃新闻记者坦言,有时候,自己还是会忍不住请假回家去看女儿和家人。

  而随着2019年残运会的临近,她的训练日程也相当紧张,想要和家人团聚休假,或许也得等到今年的比赛任务完成之后了。

  好在,相思之苦没有给杨春华的训练带来负面的影响。在教练姜华看来,以她的自律性,“状态再保持四五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杨春华自己也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自己还想在赛道上跑一段时间,可能要到“35岁到40岁”时再选择退役。

  姜华说,杨春华的成绩,一方面是当地残联的帮助和扶持,一方面也是自己的努力,“他们(残疾人运动员)身上的确有很多优秀的地方,比如对一件事的坚持,不停地去努力,让我也觉得感动。”

  “上天给她关上了一扇门,但是留下了一扇窗。她能够抓住这扇窗不放手,人需要这种精神。”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