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残障主播吴丽红:直播让我插上追梦的翅膀

2021-09-14 | 作者:记者:陈静/摄影:吴秒衡/摄像:谢进扬/设计:梁罗娜 | 来源:南方农村报
分享:
字体:

吴丽红出生于梅州市平远县八尺镇黄沙村这座“三禳第”客家宅院,因新生儿黄疸未及时医治,她在身体的樊笼里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而今,她是梅州当地小有名气的快手直播带货网红——爱笑残疾女孩小丽。

  “哈喽,几天不见,大家都好吗?我是小红,我们这边雨刚停,带大家逛逛雨后的乡村美景吧。”凑近手机,努起嘴唇,盯着屏幕,触碰按键,上线、下线。肌张力不高的时候,她总要开着轮椅在这条熟悉的路上开直播给“朋友们”带家乡货。

  三十年前,吴丽红出生于梅州市平远县八尺镇黄沙村这座“三禳第”客家宅院,因新生儿黄疸未及时医治,她在身体的樊笼里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而今,她是梅州当地小有名气的快手直播带货网红——爱笑残疾女孩小丽。

  线上线下的每分每秒,吴丽红都在与痉挛的身体做斗争,她的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暨南大学附属医院新生儿科副主任郭莉莉告诉记者,吴丽红会终生伴有手足失调、听力下降、肌张力过高等病症。

  然而,互联网改变了她。三十岁,而立之年,爱笑的残障女孩吴丽红终于确立了人格自信:大家都追求出众,而我只渴望平凡。

  努力去过平凡生活

  2020年的一天,正直播的吴丽红连人带车栽倒在田里。医生曾告诫吴母,肌张力的增高会导致患者突然昏迷。每每联想及此,吴母总禁不住要求女儿停播。但已经感受到外界美好和善意的吴丽红,执意要挥舞隐形的翅膀,维持这来之不易的平凡生活。

  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吴丽红第一次用手机上网,顿时被触屏可及的繁华世界迷住。渐渐地吴丽红不但在网上认识了惺惺相惜、彼此鼓励的同伴,还自学了拼音,学会了用语音软件在微信上聊天、发朋友圈。“在网上和残疾人群交流后,家人说我没那么内向了,开朗了许多。”吴丽红笑着说。

  从2019年开直播,到2020年尝试带货,吴丽红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开直播是想表达自己、锻炼自己,让残障朋友知道我们可以大方开心地走出去,和外界交流,甚至自立更生,希望能帮助他们克服恐惧,走出阴霾。”吴丽红艰难地控制嘴唇、表情,时刻拉回想要往后拧的右臂,夹住想要往前奔的左臂,她的腿脚也总是想要“打架”。她说每一个字,都像穿着夏天的单衫站在冰雪的山顶一样,无法控制地颤抖,无法忽视地使劲。

  吴丽红卖了很多东西,仅家里自酿的蜂蜜就卖了52瓶。对于直播带货,吴丽红说,“带货是想帮爸妈,他们太辛苦了。下雨了我连一把伞都送不了,直播带货让我减轻爸妈的担子。”吴父则很满足,在他和妻子看来,多了个销售渠道,对家里肯定有帮助。但卖不卖货都是小事,女儿开心才最重要。况且女儿走出这一步,战胜了多少困难,他们一一看在眼里。“她挺努力、挺棒的。”吴父说。

  谈及未来,吴丽红说只要身体允许,一定会坚持做下去。接下来家里十多亩水稻也将成熟,她希望肌张力不高的时候能开轮椅去大山深处的稻田,给朋友们看看水稻收割,同时售卖稻米。

  因爱而生的隐形翅膀

  吴丽红家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其乐融融的全家福。慈祥的奶奶、腼腆的母亲、宽厚的父亲,爽朗活泼的二妹和三弟,还有抿嘴甜笑的丽红,齐刷刷穿着中式红装,爱快要溢出相框了。

  吴父为人厚道,踏实肯干,天性乐观豁达。家里种了十多亩田,还养蜂酿蜜,到处打小工,什么苦活累活都不怕。“丽红从小就和普通孩子不一样。我和她妈妈到处求医问药,听说哪儿能治好这个病就激动,平远县里、梅州市里,还有广州有名的医院,都带她去过。”吴父说,“现在她的病有所好转,以前不会走路,现在靠着墙能走了,我们非常开心。”

  黄沙村党群服务中心与吴丽红家挨在一块,村书记对他家情况十分熟悉。“她是一级残疾,家里是贫困户,本来家里条件不错,她爸妈为她操碎了心,花光了钱。”家庭大爱,是吴丽红坚强乐观性格的底色。

  以前,吴丽红不敢出去,也不想见人。是二妹改变了她。一次,二妹直接把她推到街上人多的地方走了一圈,“她说,姐你看,反正你被别人看见了,大家也没啥反应啊。”吴丽红发现真是这样,这让她的心理负担一下轻了许多,后来逢周末就让家人推出去走走。

  但明显的缺憾和倍增的孤独,始终令她缺少一份欢乐和色彩。是网络,链接起她和天涯海角的残障群体,给了她新生的希望。

  发现女儿因为直播越来越开朗,吴父的心劲又满了。买电动轮椅,把控制器拆装到脚踏板上,在扶手上装手机支架、装太阳伞,小外孙喜欢缠着大姨,就又把婴儿椅绑在扶手上。“可能是家庭影响,我女儿也和我们一样,最爱她大姨,有好吃的第一口都要给大姨吃。”吴利芳笑着说,以前是妈妈每天为姐姐洗澡、洗头、喂饭、上厕所,现在就由她来,“我们姊妹三个从小照顾我姐过来的,早就习惯了。”

  女儿生活有了起色,吴母亲既欣慰也感慨。“一日三餐,都是我们喂她,我们要是出去干活,就把饭菜盛在碗里给她一把勺子,舀不了就用嘴。所以有人说要不让她嫁人,可谁能照顾她呢,只有我们能。可是我们没那么长命,这是一个问题。”

  鲜为人知的脱贫战线

  多年前,建飞和吴丽红因在网上做兼职成了朋友。建飞和朋友们逢吴丽红直播就看,“开始时,她很紧张,慢慢地语气美了起来,和她平时的声音不一样了。”建飞说。直到现在直播间也还有语言攻击,但丽红已经有了坚实的铠甲:“我知道那只是少部分人,大部人是很友好的。况且我接受我自己都花了几十年,何况从没有体会过残缺、又见惯了好看主播的普通人呢。”

  时代给予吴丽红的帮助,不止来自网络的鼓励和力量。在吴丽红与残障作斗争的三十年里,19岁到21岁这三年,她是在梅州市康复医院(现更名为“华南康复医院”)度过的。梅州市康复医院徐院长对吴丽红印象深刻,“她十多年前由梅州市残联安排来的,免费接受肢体功能训练、针灸、理疗等缓解痉挛的治疗和言语功能开发训练。”丽红能自学拼音就少不了康复医院的帮助。

  “十三五”期间,广东省制定了《广东省残疾人联合会关于助力残疾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三年攻坚的实施方案》等系列政策文件。2020年,广东省积极响应中央决策部署,向深度贫困堡垒——农村残障群体的脱贫攻坚发起总攻。以广东省残联为首,全省筑起了农村残障群体脱贫攻坚战线,为吴丽红及农村残障群体树立生活自信奠定了社会基础。广东22.58万户贫困残疾人户、26.68万贫困残障人士实现脱贫,吴丽红家是其中之一。

  “屋顶的琉璃瓦、手推轮椅、客厅实木沙发、大屏幕电视,都是政府送的,他们还帮我们装修了卫生间。”吴利芳说,为了方便姐姐开着轮椅出门,省残联去年又送来了铁质门槛挡板。

  为推动农村残障群体的脱贫工作,省残联加强与扶贫、住建、民政、人社等部门合作,发挥社会力量,引入产业扶贫助残。黄沙村原是省定贫困村,因扶贫开发项目引入了叁陆陆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不仅承包了村里几百亩地种植水果,还在水果上市时组织团队直播带货,吴父被聘为该公司的基地管理员。

  “总是看见她女儿开轮椅做直播,也听他说起女儿的情况,我就想着可以教她做直播。所以我们主播带货时也会让她坐在边上学,跟着卖。”公司负责人李展辉说,“我们找她做直播,初衷并非想找她带货,而是想教她带货,多一个技能多一条路嘛。”

  吴丽红由此从纯直播走向直播带货。“虽然我的受众多是残障群体,购买力有限,但走出这一步,于我于残障群体都是重要的事情。”吴丽红表示,生命不息,直播不止,带货继续。乡村振兴,不止人才振兴,残障群体的“重振”何尝不是新农人的重要建设方向。成功者创新创业,突破者走向新生。新农人“吴丽红们”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普惠群体,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