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广东聋人默剧演员朱君翔:跨界当演员 创立默剧工作坊

2020-07-28 | 作者:李琳 易晓茹 | 来源:南方都市报
分享:
字体:

摘要:窗外车水马龙,舞蹈室里夹杂着讨论声和音乐声。

  朱君翔每周六在默剧工作坊表演。(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默剧工作坊朱君翔与观众互动。(来源:受访者供图)

  窗外车水马龙,舞蹈室里夹杂着讨论声和音乐声。

  朱君翔正在舞蹈室里与朋友讨论着。他说完话,看向手机屏幕上的实时语音输入转换软件。

  “我们一开始听他说话,还以为是外国人。”已经认识了他两年多的朋友王梦笑着说。“我们没觉得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反而是他一直在担心我们会不会听不清他说话。”

  来自广东韶关的朱君翔,是一名聋人默剧演员。少年时期自学舞蹈,大学时取得了全国舞蹈比赛《舞动中国》第二季天津站冠军和总决赛前五名,在学校已小有名气。2016年,他带着成为职业舞者的梦想到了北京,之后跨界当了演员,两年后回到广州创立了只有他一人的“朱爷默剧工作坊”。

  “在想象的节奏里”起舞

  朱君翔7岁时发烧,因药物副作用失去了听力。再也听不到声音的他,却渐渐对舞蹈产生了特别的兴趣。初中时,他会去公园看别人跳街舞,爸爸知道后,便买来舞蹈光盘放给他看。听不到声音,朱君翔把耳朵放在家里的两个大音箱之间感受节奏的振动,模仿光盘里的人,慢慢学会了跳舞。

  那时的他只是因为好玩而练习,也没有接受任何专业的专业训练,但模仿多了自然也在心里形成了节奏感。直到2011年,朱君翔通过特殊教育进入天津理工大学学习计算机。在那里,朱君翔参加了学校的舞蹈社团,才真正开始在舞蹈上花心思。

  作为舞者,听不到音乐不可避免地带来诸多不便。因为感知不到音乐的风格,他常常因为跳得跟不上节奏而闹出笑话。练习舞蹈时,很少会有手语老师来帮他打节奏,他只能手握小音箱,自己感受音乐的节奏。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在自己心里想象的节奏”里跳舞。

  与少年时自己在家里跳舞不同,在大学朱君翔常常随社团到学校各个学院去表演,参加了大学生舞蹈比赛并获得了第一名。他很享受跟社团的朋友一起去做这些事,“我自己在生活上比较孤独,跳舞和默剧演出成为生活中最享受、最不孤独的时光”。

  辞职北漂想当职业舞者

  2013年,朱君翔参加《舞动中国》第二季海选,一举获得天津站冠军,还进了总决赛前五名。因为比赛,他获得去台湾游学的机会。在那里,他接触了很多明星编舞老师和优秀舞者。或许是一起交流和排练时得到鼓励,成为职业表演工作者的梦想,在朱君翔心中发了芽。

  2015年朱君翔大学毕业,起初留在天津从事电子商务工作,“一个爱跳舞的人,怎么可能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工作一年左右,他就辞了职。很多听障者觉得能在办公室做事就够了,但他不打算安于现状,想趁着还有梦想去闯一闯,“正是一无所有,才想去拼一把”。

  2016年年末,朱君翔听说北京有个音乐剧在招募舞蹈演员,就试着去北京面试。虽然他听不见,但导演看他可以模仿,便让他进了组。从此,朱君翔开启了当舞蹈演员的北漂生活。

  那时,在北京,回到家,陪伴他的是一个小单间和一盏7瓦灯泡。一开始能接的演出并不多,“因为听不见,运气好的话,面试30个剧组有一个会要你。但是好处就是被骂也不知道”。

  虽然他平时排练可以正常进行,但现场表演难免会发生意外。

  有一次他随剧组演出,快到出场的时候,他却发现别的演员不知为何站在了他应该站的位置上。听不到声音的他当时也不知道如何反应,只能在舞台上乱走一通。演出结束后,不出所料被导演一顿骂。他有苦说不出,“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但是错了就是错了”。

  回想北漂的生活,朱君翔说每一天都过得很难,但从不后悔当初辞职的决定。能坚持两年,他也觉得不可思议,“也许北京有一种魅力,让我在煎熬中选择了坚持”。

  后来,北京的朋友把朱君翔引荐给了一位戏剧老师。朱君翔在跟老师学习戏剧期间,彻底迷上了默剧和各种表演技巧,“默剧比舞蹈更能自由和直观地表达自己”。

  爱上默剧是他漂在北京最大的收获。两年里,他也认识了很多戏剧界的伙伴,也学会了和自己独处。

  失业无数次的喜剧演员

  2018年回到广州后,朱君翔成立了“朱爷默剧工作坊”,吸引了一群默剧同好,他们对手语剧进行创作、编排与表演。普通演员靠默剧为生已不容易,朱君翔于是想着先找份稳定的工作,空余时间再运营自己的工作坊。

  谈及最初的梦想,朱君翔觉得现在不是可以不顾一切去追梦的年纪了,“以前只想把梦想做起来,但现在我得在现实里解决问题,找到梦想和现实的平衡点”。虽然这条路不容易,但他一直坚信办法比困难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是一种幸福”。

  回到广州的这两年,他换了很多份工作,经常没几个月就要换工作。他甚至尝试过开淘宝店、做微商。“找工作对我来说确实很困难,大部分时候还是因为沟通的问题。”

  2020年受疫情影响,朱君翔再次失业,“裁员的话我肯定是第一个”,他有些尴尬地笑着挠头,“当然我也很理解”。尽管遇到过不少让人郁闷的事情,朱君翔却很少在朋友面前提起。他说他是一个喜剧演员,不应该在大家面前表现得过于消极,同样地,他似乎总能看见事情美好的一面,“谁都喜欢美好的东西”。

  2019年,朱君翔在努力开了几场默剧专场演出后,有好些人来找他合作,原本也有了稳定的演出计划。眼看着生活在向好,但因为疫情,他的线下演出计划不得不搁置了大半年,“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这些计划都变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泡影。”

  现在,朱君翔的希望就是,先把默剧工作坊做起来,也希望自己在有经济能力之后,可以做些公益帮助别人。2020年6月起,朱君翔每周六进行一次《周末小剧场——默剧秀》,收取门票,让更多人近距离地靠近、接受和喜爱默剧。他还坚持写剧本准备参加达人秀和戏剧节。

  “他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帮助他一起排练默剧秀的朋友说。“上帝有可能把窗子都给他关上了,但是他自己把空调给打开了。”

  如今他也有了一些固定的支持者,会不时来捧场看他的演出,帮他在朋友圈宣传。他很希望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即使现在常常都还是一个人在准备和排练,演“独角戏”。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