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感恩·致敬——我与残联共成长》第二十一篇:一对异国情侣的“麻风情结”

2019-01-28 | 作者: | 来源:广东省残疾人新闻宣传促进会
字体:

摘要:2007年1月28日是世界麻风病防治日,这一年的主题是:“消除麻风歧视,共建和谐社会”。这一天的早上,一通电话在一个安静的村庄响起。

  2007年1月28日是世界麻风病防治日,这一年的主题是:“消除麻风歧视,共建和谐社会”。这一天的早上,一通电话在一个安静的村庄响起。

  如果不解释,人们肯定会把这个电话看成是一个家庭中长辈和年轻人的对话。实际上,电话两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连国籍都不同的两个人。电话的这一头是广东省潮州市岭后麻风康复村的村民,电话的那一头是日本志愿者原田燎太郎。

  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原田僚燎太郎,1.8米高的个子,穿着休闲T恤和牛仔裤,长发扎在脑后,留有一小缕胡须,耳朵上还戴着个小耳环。这样一位阳光、帅气、时尚、前卫的日本年轻人,完全可以去当演艺明星,怎么会跟中国的麻风村结下不解之缘呢?

  太郎说,大学三年级时听了一个由麻风康复者主讲的讲座后产生了加入友好国际工作营帮助麻风康复者的冲动。友好国际工作营是日本一家专门从事麻风病康复项目的义工组织。由于日本的麻风康复中心相对来说比较完善,通过查询资料,太郎将目光投向了隔海相望曾经是麻风病“重灾区”的潮安县。于是,通过广州一家致力于消除麻风歧视、为麻风康复者服务的民间组织——广东汉达康福协会秘书长陈志强的介绍,2002年9月12日,太郎第一次来到岭后麻风康复村。

  岭后村位于广东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上个世纪50年代有关部门在这里建立了麻风康复村,最多时曾入住病人近400名。到上世纪80年代,岭后村的麻风病人基本治愈了。目前全村只剩下10人,年纪最大的将近八旬,最年轻的也已过半百。由于麻风病伴有畸残,这些康复者几乎都无法生产劳动。虽然国家每个月都会发给他们足够的生活费让他们衣食无忧,节假日政府有关部门也会派人进村慰问,但是平时几乎没有外人探访的现实让康复村的老人们倍感孤独。

  了解到这些,太郎决定留下来。这一留就是整整一年半。太郎不仅在岭后村和麻风康复者们同吃同住,还从日本筹集捐款为村民们修建厕所、引入自来水、改造房屋,并为老人洗脚,护理那些已经糜烂化脓的伤口。太郎和村民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村民们也已经把他看作是家人。太郎用还算标准的普通话说:“岭后村的村民对我真的很好,我去学校宣传麻风病的防治知识后骑车回岭后村,觉得很累。一般村民四点半就吃晚饭,我晚上八点才回来,他们还在等我吃饭。”

  每天太郎帮村民们做完护理,就搬张凳子和大家围坐在一起,喝着功夫茶听老人唠家常。潮州电台午后会播放潮剧,老人们会跟着哼上几段,有时他们也让太郎学着哼上几句。

  恐怕连太郎自己也没想到,他竟会在麻风康复村邂逅了爱情。2002年11月,太郎在岭后村成立第一个工作营,并结识了他的太太,当时的翻译、潮州姑娘蔡洁珊。那时洁珊就读于韩山师范学院外语系。回忆起第一次去岭后村的情形,洁珊说依旧记忆犹新:“第一次去岭后村是2002年11月,当时从学校坐巴士到村旁的那个镇,然后还要转三轮车,一路颠簸,感觉非常遥远。我去了一个老婆婆家里,她家是完全黑暗的,她的眼睛完全看不到,也不能走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人群,我觉得很惊讶很震撼。慢慢的震撼我的已经不再是他们身上的后遗症或者是他们的生活环境,而是他们为什么能在这样的生活环境当中生存几十年。这就是为什么那次之后我会不断地去岭后。”

  太郎的义举得到了潮安当地政府的高度肯定,同时也得到了当地年轻人的大力支持。洁珊加入了太郎创建的工作营成为一名义工,并且在学校组织了爱心小组。每个星期,洁珊都会利用课余时间和爱心小组的同学们一起到村里帮忙,跟村民们聊天,晒被子,洗衣服,做饭。同时洁珊也当太郎的翻译。太郎渐渐发现,这个女孩与其他的女孩不同,跟坐在轮椅上的村民聊天时,其它人都是站着,但洁珊却很自然地蹲下去跟他们说话。太郎说,正是洁珊这个无意的动作打动了他:“我们不会说潮汕话,就邀请洁珊和其他同学来岭后村当翻译。他们翻译的时候,有些村民不能走路,坐在地上。很多学生站着与村民说话,但是洁珊是坐下来,与村民一样高,看起来很舒服。”

  在洁珊看来,太郎已经完全融入到村民的生活中,他在村民家中喝茶、吃饭,吃完饭又很自然地拿起药物和工具给村民做溃疡护理。看到太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富有真情,洁珊慢慢地爱上这个日本青年。洁珊说:“工作中的接触可以很自然地发现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对每个人的热爱,对每个生命的尊重,包括我们见过的每一个村民及与我们一起工作的所有志愿者。早稻田大学毕业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但他说他想做这样的事情。我想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不是为了金钱、地位和名利,我自己也不是很在乎这些,所以可以走到一起吧。”

  2006年8月28日,太郎和洁珊在岭后村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他们穿着日式和服,闹起了中式洞房,村里的麻风康复者们成了座上宾,洁珊的双亲参加了女儿的婚礼,太郎的父母也专程从日本赶来。太郎解释了为什么把婚礼安排在岭后村举办的原因:“岭后村是我的家,结婚典礼应该是在家里举行的。我知道岭后村的村民们喜欢洁珊、喜欢我,他们去外面不大方便,所以我就在岭后村办婚礼,我想让他们看我的婚礼。”

  72岁的村民刘友南说,太郎和洁珊举行婚礼那天,是麻风村历史上最热闹的一天,大家都特别开心:“50年来从来没有人在村里结婚,只有太郎这一对。结婚的时候好像过年,热热闹闹的,还放了鞭炮。”

  太郎和洁珊不但在岭后安了“家”,他们还把“家”扩展到云南楚雄、广西桂林、南宁等地的麻风村。洁珊说,无论在哪里,过不了几天,就老想回岭后村,她和太郎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地方和这里的老人了。

  就在太郎和洁珊思念岭后村的时候,岭后村的老人们也在眼巴巴地盼着他们早日回家,心急的他们甚至已经替太郎夫妇的孩子起好了名字,因为他们已经整整半个世纪没有见过新生命的诞生了!

  苏叔说:“如果生女孩就叫兰英,如果生男孩就叫超群。”

  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没打算这么快要孩子的太郎夫妇表示,要改变计划以满足老人们的心愿。太郎动情地说:“我们想早点生个孩子给岭后村的村民抱一下。”

  麻风病曾经是世界上最古老和最令人恐怖的疾病之一,常因没有有效的药物治疗而导致可怕的残疾。广东原为麻风病的高流行区,经过50多年的综合防治,目前全省还有64个麻风村,收治着3000多个村民。多年来,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对这一特殊的社会群体给予了充分的关爱,广东省财政厅从2003年起连续三年,每年拨出300万专款对部分住房条件较差的麻风村修缮或改建,让村民能在村中安度晚年。据了解,目前象太郎、洁珊那样在广东“麻风村”服务的志愿者,90%以上是来自广东各高校的大学生。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