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疑因18岁摔一跤!惠州六旬五保户30年没法坐下

2016-12-06 | 作者: | 来源:东江时报
字体:

30多年来,他只能站着或躺着,弯腰、下蹲、坐下这些普通人每天可以重复无数次、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对他来讲是遥不可及的梦。近日,医生说他的病有望通过手术明显改变,但2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却让他感到绝望。

“我是二级残疾人士,多年来没有劳动能力,无法工作,每个月只有靠几百元的政府补助勉强度日,除此之外,家中还有一个中风瘫痪3年多的弟弟需要我照顾,日常生活已是艰难,哪还有什么积蓄做手术?”

杨叶同全身僵直,从病床上起来都特别困难。 本组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杨建业 摄

杨叶同的残疾人证和五保证。

“30年来我已受够了残疾的痛苦,我不想病情进一步恶化,也不想永远这样毫无质量地生活下去,我渴望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杨叶同

东江时报讯 记者周智聪 通讯员郑海燕 60岁本该是退休享清福的年龄,但60岁的五保户杨叶同却大多数时间只能躺在病床上,全身僵硬。见东时记者到场采访,他叫护工托着他僵硬的身体强撑着起来,靠着床头柜站得“笔直”。

30多年来,他只能站着或躺着,弯腰、下蹲、坐下这些普通人每天可以重复无数次、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对他来讲是遥不可及的梦。近日,医生说他的病有望通过手术明显改变,但20多万元的手术费用却让他感到绝望。

30多年来只能站和躺

杨叶同是龙门县人,无妻儿,是一个五保户,也是一名二级残疾患者。多少年来,他孑然一身。孤独不可怕,但越来越重的病情让他无力承受。

“老爷子,您看起来身体真好,身板倍儿直!”有时,不熟悉的人会这样形容杨叶同,他只能扶着钢板一样僵直的脊椎苦笑。

回想发病历程,杨叶同觉得很是心酸。“不知道跟我18岁那年摔的那一跤有没有关系。

那一年,村里面开会,我们一帮人路过一个天井,所有人都顺利过去了,我却被天井的青苔滑倒,重重地摔到腰部。当时只是觉得痛,并不影响走动,没想到约3年后,走路变困难,脊椎从开始的酸痛变为麻木,再后来连坐下、蹲下、弯腰这样的动作也完成不了。”杨叶同说,就这样,他开始漫长的煎熬。

刚犯病那几年,他也尝试求医,但因家境困难只到村里找一些赤脚医生,并没有到大医院,加上原来的医疗技术比较落后,杨叶同的病就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再后来,由于家中拮据,杨叶同放弃了继续看病,就这样30多年来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咬着牙硬生生挺了过来。

近年来随着年纪增长以及病情发展,病痛已严重影响了杨叶同的日常生活,“连大便也只能背靠着墙,站着拉。”杨叶同苦笑着说。

医生建议通过手术置换整个髋关节

杨叶同说,原本以为一辈子就要这么过了,但近期由于病情加重,他入住了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生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双髋关节僵直”。该院骨外科主任医师缪海雄介绍,强直性脊柱炎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一种主要侵犯脊柱,并累及骶髂关节和周围关节的慢性进行性炎性疾病。由于病程发展久,目前杨叶同整个脊椎、髋关节周围的软组织黏合在一起,导致颈、胸、腰都是僵直的,无法抬头看天、低头看地,髋关节无法弯曲,膝盖也只能弯曲大约30度。如果再拖下去,病情预计将进一步恶化。

“建议通过手术置换整个髋关节,置换成功后髋关节弯曲度就能从0度达到90度,这样就可以完成‘坐’这个动作。”缪海雄说,接下来建议进行膝关节手术,这样膝盖也能弯曲。“两次手术费用要20多万元,加上后续治疗,预计要25万元以上。”

缪海雄说,手术有一定难度,由于杨叶同身体僵直,麻醉插管存在一定难度,而且他的病情还影响到胸廓的正常呼吸,所以手术过程中,还要防止其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

面对手术费用老人无奈

可以手术的消息让杨叶同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但当他知道具体治疗费用后,希望又化成绝望。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我是二级残疾人士,多年来没有劳动能力,无法工作,每个月只有靠几百元的政府补助勉强度日,除此之外,家中还有一个中风瘫痪3年多的弟弟需要我照顾,日常生活已是艰难,哪还有什么积蓄做手术?”杨叶同说。

杨叶同的父母约10年前去世,弟弟3年多前中风瘫痪后,他平日都是挺着僵直的身体做饭给瘫痪的弟弟吃。

“我很感谢政府一直给我补助,近期还帮我请了护工。”杨叶同说,他还通过医院的医务社工了解到一些救助政策,医务社工、村委会也协助他积极联系,但杯水车薪。

据了解,医疗费预计社保能报销五六成。

“30年来我已受够了残疾的痛苦,我不想病情进一步恶化,也不想永远这样毫无质量地生活下去,我渴望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杨叶同红着眼眶说。

广东省助残服务咨询热线 96885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 扫一扫,关注广东残联微信